• <menu id="4wwuu"><center id="4wwuu"></center></menu>
  • <xmp id="4wwuu">
  • <bdo id="4wwuu"><center id="4wwuu"></center></bdo>
  • 新聞中心
    資訊分類

    新聞中心

    空分市場的競爭激烈 看跨國化工巨擎談如何投資中國市場

    • 分類:行業新聞
    • 作者:
    • 來源:
    • 發布時間:2022-11-25
    • 訪問量:8987

    【概要描述】  中國的化學工業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位,這是啥時候的事兒了?2010年!
      中國市場無疑具有致命的吸引力,對于巴斯夫、拜耳、英威達、朗盛、普萊克斯等全球化工巨頭而言,這個市場似乎永遠有無界的想象空間。
      與中國的石油和化學工業三十多年高增長相伴隨的,是跨國化工企業從單純輸出產品,到建立辦事處,到建設廠房,到設立獨資及合資公司,再到系統的本土化發展的過程——他們與中國的眾多合作伙伴一起,推動了整個化工產業的持續發展與繁榮。
      不過, 在10年、20年、甚至30年的時間里,跨國的化工企業是否已真的“讀懂”中國?現實答案顯然在yes與no之間。唯一可以肯定永遠是“變化”。那些用鮮花、香檳、紅地毯歡迎化工巨頭的時代肯定是一去不復返了。
      沒有比“摸著石頭過河”更能準確描述跨國的化工企業在中國的心態。但中國企業自己都要摸著石頭過河,外企很難超越這一階段。而且——30多年里,很多企業沒有摸到石頭就滾進河里去了。
      這里的產業進程可能一日千里,而這里的政策,合作伙伴,競爭對手,技術水平的變化也可能讓人眼花繚亂;中國市場有時還是會讓跨國化工企業琢磨不透,標準的波特五力分析和波士頓矩陣總敵不過孫子兵法與傳統智慧。即使精于研讀中國國家領導人的講話,即使諳熟“中國特色”,一些化工巨頭們面臨的壓力和風險,顯然并不比機遇帶來的期望小。
      管理學教授胡安·安東尼奧·費爾南德斯長期研究中國商業環境。他在《關系》一書中比喻,跨國公司與中方伙伴(官員、委托人、買主)之間經常存在某種程度的不銜接,就像一對舞伴,男舞伴總想跳太快而女舞伴則小心翼翼,對跨國公司來說,如何與中國商業環境保持步調一致是艱難的一課——對于一些跨國的化工企業而言也不例外。
      那么,對于深耕中國本土市場,并在此獲得了競爭地位的化工巨頭們而言,面對新常態、新政策、新環境、新對手,他們看到的機遇與風險是什么?對此,中國石油與化學工業聯合會做了一次調研,他們與巴斯夫、陶氏、拜耳等十余位跨國公司的高層做了充分交流,獲取了極有價值的一手資料。
      雖然不同企業的戰略、市場和投資策略千差萬別,但他們的觀點判斷也有明顯趨同之處,整體而言可以歸結為:中國市場的重要性毋庸置疑,未來最中國市場的投資基本上維持相當水平,但目前對行業產能過剩的憂慮有增無減;能源需求、水資源、城鎮化、人口結構變化以及機動化可能帶來行業的深刻變革;更加關注成本控制、盈利性、價值增長以及研發的市場導向;對化工領域的市場化改革充滿期待,對更為公平自由的市場環境充滿渴望。
      朗盛化學大中華區總裁錢明誠:
      總體來說,不適應市場的創新就沒有前途,兩者必須緊密相關。歷史經驗證明,即使研發出好的產品,但是沒有市場需求做支撐也將被淘汰。
      基于朗盛本身的核心業務我們認為未來全球發展面臨四個大趨勢:綠色機動化、城市化、潔凈水需求以及農業的可持續發展,朗盛尤其看好機動化和城市化。
      改革開放的后30年行業必須轉型升級才能適應未來的挑戰。轉型是痛苦的過程,轉型的過程中對安全、環保和健康的要求不斷提升,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歷程。行業實現轉型升級需要政府、行業、協會等相關利益方進行配合,同時要考慮社會穩定性等重要方面。
      朗盛建議,要實現長遠發展,營造一個長期穩定和清晰的政策環境至關重要。比如目前中國的環保政策趨勢無疑是正確的,但是穩定性不夠,不同省市的政策不清晰,不同項目可能面臨不同的處理方式。此外,存在因為地方執政領導的更替,政策連貫性不足的問題。我們相信,隨著改革的深化,這些都將進一步改善。
      對化工企業來說,目前來自原材料的壓力很大。某種程度上說原料和市場決定投資。對中國來說,原料供應是短板,市場需求是優勢。未來朗盛關心政策的開放程度,混合所有制將是關注重點之一,預計未來原料供應會比現在更加市場化?;厥走^去,2004年朗盛化學的業務從拜耳分出的時候,亞太區的資產只有5%,而到2015年該數字將達到35%。
      拜耳集團大中華區總裁總裁苗伯樂:
      拜耳不可能忽視各種挑戰的存在,比如,短期的產能過?,F象可以理解,長期的產能過剩會帶來較大的問題。
      在中國市場,過去15年,拜耳處于建設期,主要進行人力、物力、財力和研發上的投入。但在2015年或2016年將進入發力期,即在基本建設完成的基礎之上來尋求更高的效率和更好的客戶服務,這與中國以人為中心的城鎮化,通過環保和追求更高的效率來實現新一波的成長相吻合。
      從區域戰略來講,拜耳的整體思路是與合作伙伴、客戶保持緊密溝通。比如,當客戶開始從沿海地區轉向華中地區的時候,拜耳的步伐也跟隨到了這一區域,同時開始通過建立銷售辦事處、系統料工廠等方式來支持支援已經轉向華中地區的客戶群。
      創新不可或缺,最重要的是效率和專注度兩方面。拜耳我們力圖通過自成一體的突破性的生產工藝創新,同時達到人、地球和利潤三者的融合。鑒于拜耳的主要產品是聚合物,產品成熟度已較高,不需要在基礎科研領域投入已

    空分市場的競爭激烈 看跨國化工巨擎談如何投資中國市場

    【概要描述】  中國的化學工業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位,這是啥時候的事兒了?2010年!
      中國市場無疑具有致命的吸引力,對于巴斯夫、拜耳、英威達、朗盛、普萊克斯等全球化工巨頭而言,這個市場似乎永遠有無界的想象空間。
      與中國的石油和化學工業三十多年高增長相伴隨的,是跨國化工企業從單純輸出產品,到建立辦事處,到建設廠房,到設立獨資及合資公司,再到系統的本土化發展的過程——他們與中國的眾多合作伙伴一起,推動了整個化工產業的持續發展與繁榮。
      不過, 在10年、20年、甚至30年的時間里,跨國的化工企業是否已真的“讀懂”中國?現實答案顯然在yes與no之間。唯一可以肯定永遠是“變化”。那些用鮮花、香檳、紅地毯歡迎化工巨頭的時代肯定是一去不復返了。
      沒有比“摸著石頭過河”更能準確描述跨國的化工企業在中國的心態。但中國企業自己都要摸著石頭過河,外企很難超越這一階段。而且——30多年里,很多企業沒有摸到石頭就滾進河里去了。
      這里的產業進程可能一日千里,而這里的政策,合作伙伴,競爭對手,技術水平的變化也可能讓人眼花繚亂;中國市場有時還是會讓跨國化工企業琢磨不透,標準的波特五力分析和波士頓矩陣總敵不過孫子兵法與傳統智慧。即使精于研讀中國國家領導人的講話,即使諳熟“中國特色”,一些化工巨頭們面臨的壓力和風險,顯然并不比機遇帶來的期望小。
      管理學教授胡安·安東尼奧·費爾南德斯長期研究中國商業環境。他在《關系》一書中比喻,跨國公司與中方伙伴(官員、委托人、買主)之間經常存在某種程度的不銜接,就像一對舞伴,男舞伴總想跳太快而女舞伴則小心翼翼,對跨國公司來說,如何與中國商業環境保持步調一致是艱難的一課——對于一些跨國的化工企業而言也不例外。
      那么,對于深耕中國本土市場,并在此獲得了競爭地位的化工巨頭們而言,面對新常態、新政策、新環境、新對手,他們看到的機遇與風險是什么?對此,中國石油與化學工業聯合會做了一次調研,他們與巴斯夫、陶氏、拜耳等十余位跨國公司的高層做了充分交流,獲取了極有價值的一手資料。
      雖然不同企業的戰略、市場和投資策略千差萬別,但他們的觀點判斷也有明顯趨同之處,整體而言可以歸結為:中國市場的重要性毋庸置疑,未來最中國市場的投資基本上維持相當水平,但目前對行業產能過剩的憂慮有增無減;能源需求、水資源、城鎮化、人口結構變化以及機動化可能帶來行業的深刻變革;更加關注成本控制、盈利性、價值增長以及研發的市場導向;對化工領域的市場化改革充滿期待,對更為公平自由的市場環境充滿渴望。
      朗盛化學大中華區總裁錢明誠:
      總體來說,不適應市場的創新就沒有前途,兩者必須緊密相關。歷史經驗證明,即使研發出好的產品,但是沒有市場需求做支撐也將被淘汰。
      基于朗盛本身的核心業務我們認為未來全球發展面臨四個大趨勢:綠色機動化、城市化、潔凈水需求以及農業的可持續發展,朗盛尤其看好機動化和城市化。
      改革開放的后30年行業必須轉型升級才能適應未來的挑戰。轉型是痛苦的過程,轉型的過程中對安全、環保和健康的要求不斷提升,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歷程。行業實現轉型升級需要政府、行業、協會等相關利益方進行配合,同時要考慮社會穩定性等重要方面。
      朗盛建議,要實現長遠發展,營造一個長期穩定和清晰的政策環境至關重要。比如目前中國的環保政策趨勢無疑是正確的,但是穩定性不夠,不同省市的政策不清晰,不同項目可能面臨不同的處理方式。此外,存在因為地方執政領導的更替,政策連貫性不足的問題。我們相信,隨著改革的深化,這些都將進一步改善。
      對化工企業來說,目前來自原材料的壓力很大。某種程度上說原料和市場決定投資。對中國來說,原料供應是短板,市場需求是優勢。未來朗盛關心政策的開放程度,混合所有制將是關注重點之一,預計未來原料供應會比現在更加市場化?;厥走^去,2004年朗盛化學的業務從拜耳分出的時候,亞太區的資產只有5%,而到2015年該數字將達到35%。
      拜耳集團大中華區總裁總裁苗伯樂:
      拜耳不可能忽視各種挑戰的存在,比如,短期的產能過?,F象可以理解,長期的產能過剩會帶來較大的問題。
      在中國市場,過去15年,拜耳處于建設期,主要進行人力、物力、財力和研發上的投入。但在2015年或2016年將進入發力期,即在基本建設完成的基礎之上來尋求更高的效率和更好的客戶服務,這與中國以人為中心的城鎮化,通過環保和追求更高的效率來實現新一波的成長相吻合。
      從區域戰略來講,拜耳的整體思路是與合作伙伴、客戶保持緊密溝通。比如,當客戶開始從沿海地區轉向華中地區的時候,拜耳的步伐也跟隨到了這一區域,同時開始通過建立銷售辦事處、系統料工廠等方式來支持支援已經轉向華中地區的客戶群。
      創新不可或缺,最重要的是效率和專注度兩方面。拜耳我們力圖通過自成一體的突破性的生產工藝創新,同時達到人、地球和利潤三者的融合。鑒于拜耳的主要產品是聚合物,產品成熟度已較高,不需要在基礎科研領域投入已

    • 分類:行業新聞
    • 作者:
    • 來源:
    • 發布時間:2022-11-25
    • 訪問量:8987

      中國的化學工業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位,這是啥時候的事兒了?2010年!
      中國市場無疑具有致命的吸引力,對于巴斯夫、拜耳、英威達、朗盛、普萊克斯等全球化工巨頭而言,這個市場似乎永遠有無界的想象空間。
      與中國的石油和化學工業三十多年高增長相伴隨的,是跨國化工企業從單純輸出產品,到建立辦事處,到建設廠房,到設立獨資及合資公司,再到系統的本土化發展的過程——他們與中國的眾多合作伙伴一起,推動了整個化工產業的持續發展與繁榮。
      不過, 在10年、20年、甚至30年的時間里,跨國的化工企業是否已真的“讀懂”中國?現實答案顯然在yes與no之間。唯一可以肯定永遠是“變化”。那些用鮮花、香檳、紅地毯歡迎化工巨頭的時代肯定是一去不復返了。
      沒有比“摸著石頭過河”更能準確描述跨國的化工企業在中國的心態。但中國企業自己都要摸著石頭過河,外企很難超越這一階段。而且——30多年里,很多企業沒有摸到石頭就滾進河里去了。
      這里的產業進程可能一日千里,而這里的政策,合作伙伴,競爭對手,技術水平的變化也可能讓人眼花繚亂;中國市場有時還是會讓跨國化工企業琢磨不透,標準的波特五力分析和波士頓矩陣總敵不過孫子兵法與傳統智慧。即使精于研讀中國國家領導人的講話,即使諳熟“中國特色”,一些化工巨頭們面臨的壓力和風險,顯然并不比機遇帶來的期望小。
      管理學教授胡安·安東尼奧·費爾南德斯長期研究中國商業環境。他在《關系》一書中比喻,跨國公司與中方伙伴(官員、委托人、買主)之間經常存在某種程度的不銜接,就像一對舞伴,男舞伴總想跳太快而女舞伴則小心翼翼,對跨國公司來說,如何與中國商業環境保持步調一致是艱難的一課——對于一些跨國的化工企業而言也不例外。
      那么,對于深耕中國本土市場,并在此獲得了競爭地位的化工巨頭們而言,面對新常態、新政策、新環境、新對手,他們看到的機遇與風險是什么?對此,中國石油與化學工業聯合會做了一次調研,他們與巴斯夫、陶氏、拜耳等十余位跨國公司的高層做了充分交流,獲取了極有價值的一手資料。
      雖然不同企業的戰略、市場和投資策略千差萬別,但他們的觀點判斷也有明顯趨同之處,整體而言可以歸結為:中國市場的重要性毋庸置疑,未來最中國市場的投資基本上維持相當水平,但目前對行業產能過剩的憂慮有增無減;能源需求、水資源、城鎮化、人口結構變化以及機動化可能帶來行業的深刻變革;更加關注成本控制、盈利性、價值增長以及研發的市場導向;對化工領域的市場化改革充滿期待,對更為公平自由的市場環境充滿渴望。
      朗盛化學大中華區總裁錢明誠:
      總體來說,不適應市場的創新就沒有前途,兩者必須緊密相關。歷史經驗證明,即使研發出好的產品,但是沒有市場需求做支撐也將被淘汰。
      基于朗盛本身的核心業務我們認為未來全球發展面臨四個大趨勢:綠色機動化、城市化、潔凈水需求以及農業的可持續發展,朗盛尤其看好機動化和城市化。
      改革開放的后30年行業必須轉型升級才能適應未來的挑戰。轉型是痛苦的過程,轉型的過程中對安全、環保和健康的要求不斷提升,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歷程。行業實現轉型升級需要政府、行業、協會等相關利益方進行配合,同時要考慮社會穩定性等重要方面。
      朗盛建議,要實現長遠發展,營造一個長期穩定和清晰的政策環境至關重要。比如目前中國的環保政策趨勢無疑是正確的,但是穩定性不夠,不同省市的政策不清晰,不同項目可能面臨不同的處理方式。此外,存在因為地方執政領導的更替,政策連貫性不足的問題。我們相信,隨著改革的深化,這些都將進一步改善。
      對化工企業來說,目前來自原材料的壓力很大。某種程度上說原料和市場決定投資。對中國來說,原料供應是短板,市場需求是優勢。未來朗盛關心政策的開放程度,混合所有制將是關注重點之一,預計未來原料供應會比現在更加市場化?;厥走^去,2004年朗盛化學的業務從拜耳分出的時候,亞太區的資產只有5%,而到2015年該數字將達到35%。
      拜耳集團大中華區總裁總裁苗伯樂:
      拜耳不可能忽視各種挑戰的存在,比如,短期的產能過?,F象可以理解,長期的產能過剩會帶來較大的問題。
      在中國市場,過去15年,拜耳處于建設期,主要進行人力、物力、財力和研發上的投入。但在2015年或2016年將進入發力期,即在基本建設完成的基礎之上來尋求更高的效率和更好的客戶服務,這與中國以人為中心的城鎮化,通過環保和追求更高的效率來實現新一波的成長相吻合。
      從區域戰略來講,拜耳的整體思路是與合作伙伴、客戶保持緊密溝通。比如,當客戶開始從沿海地區轉向華中地區的時候,拜耳的步伐也跟隨到了這一區域,同時開始通過建立銷售辦事處、系統料工廠等方式來支持支援已經轉向華中地區的客戶群。
      創新不可或缺,最重要的是效率和專注度兩方面。拜耳我們力圖通過自成一體的突破性的生產工藝創新,同時達到人、地球和利潤三者的融合。鑒于拜耳的主要產品是聚合物,產品成熟度已較高,不需要在基礎科研領域投入已

    上一個:
    上一個:

    相關新聞

    客戶服務熱線:真誠服務,價格優惠,誠信為本,質量取勝
    Sincere service, price concessions, integrity-based, quality win

    給我們留言

    如果您有任何問題,請與我們聯系,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

    版權所有:衢州市協成化工有限公司 浙ICP備07032792號-1   網站建設:中企動力  金華

    男人边吃奶边摸下边视频
  • <menu id="4wwuu"><center id="4wwuu"></center></menu>
  • <xmp id="4wwuu">
  • <bdo id="4wwuu"><center id="4wwuu"></center></bdo>